当前,甜菜糖产业正在我国北方快速发展。市场人士认为,基于成本和生产效率优势,甜菜糖产业现已成为我国食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,未来可能成为食糖产业发展的新高地之一。更为重要的是,甜菜种植具有良好的社会经济效益,已经成为当地农民调整种植结构、脱贫致富的重要手段,内蒙古林西县等地已成功探索出“甜菜富民”等扶贫新模式。然而,在甜菜糖产业快速发展之际,甜菜制糖企业面临着白糖增产周期下的市场风险,如何利用衍生品工具为自身的生产经营搭建保护罩成为糖企“必修”的课程。白糖期权上市以来,地处内蒙古甜菜糖主产区的赤峰众益糖业有限公司(简称众益糖业)积极探索学习利用期权这一新的金融工具,开辟了涉糖企业期权套保的新天地。

  A社会经济效益凸显甜菜制糖产业快速发展

  甜菜是世界上重要的制糖原料,内蒙古自治区是我国甜菜主产区之一,甜菜生产及其制糖业已成为当地的支柱型产业,在促进“镰刀弯”区域种植结构调整,农民增收和区域经济增长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  市场人士表示,2016年前后食糖价格高企,内蒙古生产优势明显,制糖利润较好,该地区甜菜种植面积逐步扩大,甜菜糖厂数量逐步增多。据统计,2018/2019榨季内蒙古甜菜收购量达到约600万吨,甜菜糖产量达到60多万吨,占到全国甜菜糖产业的半壁江山,并取代新疆成为全国甜菜糖第一大产区。

  此外,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,近年来,随着内蒙古甜菜种植基地向冷凉地区转移,地方自主研发和推广了膜下滴灌等丰产高糖栽培技术,甜菜平均单产有所提高。加之机械化作业的推广,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农民劳动强度、提高了生产效率,降低了企业的制糖成本,农民与企业均得到实惠。因此,内蒙古甜菜制糖业发展势头强劲,迎来一个快速发展时期。

  事实上,甜菜糖产业拥有良好发展前景已成为业界共识,其中以内蒙古为甚,这主要是由于内蒙古自然条件优越,甜菜种植比较收益突出。据众益糖业总经理屈宝仓介绍,内蒙古拥有天然广阔的大平原,农业土地供应充足,只要种植收益有优势,甜菜种植面积仍有增长空间。与上一榨季相比,2018/2019榨季内蒙古地区新增糖厂6家,新投产的产能预计将超过80万吨。

  机械化率是衡量一个地区农业生产发展程度的重要指标之一。内蒙古地区土地平整,具备机械化的基础条件,甜菜种植户购置农机还能获得补贴,加上推广时间铺垫较长,目前当地在甜菜种植、田间管理、收获等环节已大规模实现机械化。

  据屈宝仓介绍,在内蒙古地区,农机购置费用通常是由各级政府、糖厂和农户个人共同承担。政府补贴农户30%,部分糖厂通常会补贴30%—40%,其余小部分由农户承担。“目前内蒙古地区甜菜机械化种植和收获面积已达到80%以上,个别地区达到90%以上。众益糖业在额尔古纳新建的糖厂将在今年投产,从种植、收获、加工到生产全程采用美国和欧洲的大型生产设备,是当前国内最先进生产力的代表。未来,随着行业不断发展,小农机逐步被大型专业化设备取代后,内蒙古地区甜菜机械化水平将会迈上一个新的台阶。”

  此外,内蒙古地区甜菜种植的比较收益突出,农民种植积极性较高。与甜菜相竞争的作物主要为玉米。在农业供给侧改革不断推进的背景下,玉米种植收益优势不再明显,因此部分地区玉米种植面积逐年减少。与此同时,内蒙古甜菜收购价格长期维持在520—540元/吨,种植效益较高,甜菜已然成为内蒙古地区农民种植意向最大的作物之一。更为重要的是,甜菜种植还具有良好的社会效益,已经成为当地农民调整种植结构、脱贫致富的重要手段,内蒙古林西县等地已成功探索出“甜菜富民”等扶贫新模式。

  B积极参与期货套保实现企业平稳运营

  众益糖厂在现货生产经营的过程中面临的风险主要来自三个方面,即市场风险、运营风险和信用风险。其中,食糖价格波动风险时时刻刻挑战着企业的生产与经营。从2006年上市以来,白糖期货已平稳运行12个年度。受南方甘蔗自然生长周期影响,糖价共经历了4次上涨与下跌周期的转换。从2017/2018榨季开始,国内白糖市场进入增产周期,供应局面较为宽松。与此同时,下游消费疲软,国际市场共振,基本面利空因素不断冲击市场,白糖期货价格持续下行。

  目前,我国广西等省区对糖料蔗实施收购价政策,蔗农种植利益得到保障。长期以来,内蒙古地区甜菜种植基本采取订单农业模式,甜菜收购价格提前确定,农户不承担甜菜销售价格风险,食糖价格波动风险基本全部由糖厂承担。据屈宝仓介绍,当地甜菜多为订单农业的种植模式,糖厂对签约农户种植甜菜所需的种子、化肥等农资实行贴息赊销供应,在收购甜菜时统一结算,糖厂也会为辖区的农户提供技术等方面的支持。在甜菜产业发展中,糖厂与基地农民建立了长期稳定的“公司+基地+合作社+农户”的利益联结机制,为了保证农民利益,公司与种植户提前订立合同,及早明确下一榨季的收购价格、数量、质量和双方的责任义务。糖厂主动承担甜菜销售风险,解除农民的后顾之忧。这种订单农业生产模式,在保障农户收益、提高生产效率方面效果显著,但糖厂在现货经营环节直接面临和承担市场价格风险,出现了价格上涨超过成本的时候糖厂才有盈利,价格下跌的时候糖厂出现亏损的局面。